但似乎更像一个职介所

2020-05-12 13:43

面对记者的质疑,“李经理”含糊地说,他们是某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在记者追问之下,办公室员工终于承认,他们是另外一家中介。

一名中年妇女看了小胡递上来的体检报告后,就告诉他,可以等其他学生体检完毕,第二天到南七附近的自由舱公寓楼集中,由一家厂的人员直接带到厂里工作。听了这话,来自铜陵学院的小魏等5名学生,放心地交了90元体检费。中介人员给了小魏等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李经理”的电话。昨日一大早,记者按时来到约定地点,只见学生们已经在楼下等待。公寓楼里的一间办公室内,没有任何营业执照,“李经理”听了小魏等人的介绍之后,立刻大叫:“你们上了那个中介的当了……在(那家)中介的体检是无效的,你们要重新体检!”“你们是什么单位?怎么连个营业执照也没有?”

小胡是滁州人,今年暑假,他没有回家,准备和几个高中同学一起在合肥打工。7月5日,他们找到金寨路和南二环交口附近的一家中介,交过100元中介费后,对方给了小胡一张纸条和一个电话号码,让他们去九华山路与马鞍山路交口的一家物流公司。“对方说(让我们)在一家工厂里做流水线工人,2000~2500元一个月。我们到这家公司后发现,它虽然叫‘物流公司’,但似乎更像一个职介所。”小胡事后回想道。到了公司后,小胡他们被要求每人缴纳138元的体检费,然后对方给了每人一份某私立医院的体检表,小胡等人去医院进行了简单的体检。第二天,几人拿着表格准备上班,却被告知“工厂生产线的暑期工满了,除非做1000块钱一个月的搬运工。”小胡他们表示了拒绝,但对方称,没有短期合适的工种了。

昨晚记者又联系了交了300元保险费给“物流公司”的小叶,他表示,自己又被忽悠了,钱打了水漂。小胡说,老家共有3个同学过来,三人带了2500块钱左右,这几天,几人一起找工作、住旅馆、吃饭、打车。7月9日,工作没找到,钱都花光了,三人坐火车回老家了。

(责任编辑:王姣雁)

小胡长了个心眼,换了个电话联系物流公司,询问是否有工厂流水线暑期工可以做,对方却满口答应,“有,直接过来面试就可以了。”一头不给介绍合适工作,另一头又答应“陌生人”。更让小胡他们生气的是,他们被告知,如果想继续找工作,又得另外再交300元保险费。工作没见到,却一直被要求交钱,小胡觉得上当受骗了,于是报了警。警方出面后,该公司的人不得已,又给了小胡一张纸条,让他们去“工厂”面试。同时,该公司表示,只要学生愿意多交300元的管理费,他们会立即帮忙联系长江批发市场的一个工作。小胡的同学小叶交了这300元。7月9日,记者跟随小胡等人,来到“物流公司”指定的“工厂”。“工厂”位于三孝口金川大厦,外面标有“某某科技公司”字样,十多个学生都在忙着“面试”“体检”,员工毫不讳言地告诉记者,他们是劳务中介。

这些中介为何冒充工厂,并且把学生推来推去?而且金川大厦和自由舱公寓内的中介还没有挂营业执照。为此,记者装出非常气愤的样子,给金川大厦内的中介打了电话,随后又质问了自由舱公寓内的“李经理”:“金川大厦中介说你们没有任何资质,你们为什么还说能给我们介绍工作?“李经理”一听,当即表示,很多中介都是为了收取一点体检费。“你完全可以到我的单位来体检嘛……我也可以放心安排你们去上班嘛。”“李经理”说道。随后,记者假装要报警,“李经理”等人见状离开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