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方是医方和我们理赔中心

2020-06-25 01:09

由于患者家属和医院在结账日期上存在争议,调解暂时中断。调解员开始分头做患者家属和医院代表的工作。一同参加协商的还有宁波市医疗保险理赔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这起医疗纠纷中,理赔中心负责明确责任、评估赔偿金额并最终支付赔偿。宁波市医疗纠纷理赔中心副主任邵丰说,发生医疗纠纷后,患者不用找医院,而是找医疗调解委员会和保险理赔中心,这就是独特的“宁波解法”。

医院代表:老师傅我跟你补充一下,护理费一定要算到今天结账为止。这一点我绝对不能放。

发生医疗纠纷后,患者和医院不再面对面冲突,而是在第三方的主持下,大家坐下来共同寻求和解,这是“宁波解法”的初衷所在。作为相对独立的第三方,宁波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是司法局下属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医疗纠纷理赔中心则是几家保险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共保体,一个追求和谐稳定,一个体现效益公平。两者的结合,让患者不怕被医院坑,医院也不怕被患者讹。

邵丰:一方是患方当事人,这方是医方和我们理赔中心。医院为什么参加,医院就患方提出的医疗争议问题做出解释,我们理赔中心就这个事情的责任程度以及赔偿金额发表我们的评估意见,这就是相互补充。

宁波市医疗纠纷理赔中心副主任邵丰:我们其实参加医疗责任保险,并不是解决赔偿风险问题,其实是解决医疗纠纷处理问题。医院不是不愿意赔,是怕乱赔。现在我们赔偿标准赔偿项目怎么计算都挂在墙上,不管什么人都不会去欺负他。

宁波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的会议室里,一场医疗纠纷的调解正在进行最后的协商。

陈国能:主要还是畅通医疗纠纷处理的渠道,把医疗纠纷从医院内引出到医院外。第二个体现更加公平公正更加规范。(记者 刘发丁 曹美丽)

卢志祥:我说精神上的事情有时候大于经济上的事情,心平才能气和就和谐了。

家住宁波市海曙区的卢志祥在过去两年多里一直在向医院讨说法。直到一个月前,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通过反复工作让医院追加了赔偿,他觉得自己终于讨回了一个公道。

调解员:我把这个医疗,你爸爸的总体情况说一下。你们实际赔偿你们到手的金额是28055元,大体就这个金额。

感受到变化的还有医院。宁波市第一医院医患办主任陈国能说,现在医闹明显少了。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宁波全面实施医疗纠纷第三方处理机制,通过人民调解和保险理赔,让医疗纠纷处置更加依法、公平、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