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余载光阴

2020-06-10 10:46

小时候柴亚辉学习上理解困难,他很早就退学了。1999年,25岁的柴亚辉在禹州市纱厂工作了两年后,他跟着一个40多岁的大姐学习了一年理发。柴亚辉用两根手指分分合合比划着剪刀理发的样子,眼中透露着闪亮的光,很兴奋。此后,柴亚辉在本村开了一个理发房,一个人操劳三年便买了房子。他拍着胸脯微笑着,表示着自己当时的荣光。后来他只身来到开封开了三年理发店,又辗转回许昌,在2013年重新回到开封,在河南大学明伦校区西门一个偏僻的院落里开了一个小小的理发店。

记者在纸上写下:你的梦想是什么?“把理发店开到外面街道上,这里不好,人少。”“有空会出去玩玩吗?”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日历,在纸上写下:“今天3月9日,少人,龙亭。等以后,4月5日三天。”清明节三天假期,旅游人数多,他又要去做兼职挣钱,记者看到他期待的样子,也微笑着祝福他越来越好。当记者准备走时,他又在纸上写下“谢谢”。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采访中,一个年近90岁的老大爷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店口停下,他是河南大学退休多年的老教师,常常光顾理发店。老大爷熟稔地进屋和柴亚辉打手势招呼,柴亚辉小心扶老大爷坐到座位上。他们是认识多年的忘年交。柴亚辉向我们比划出“八”的手势,之后连连竖起大拇指,是对老人八十九岁高龄仍身体康健表示惊叹。老大爷笑着说:“除了不能说和听,他还差什么?他这人聪明极了,性格也好。”老大爷双眼微闭,享受着柴亚辉为他做的焗油护理。焗油膏被一点一点涂抹在大爷稀疏的头发上,柴亚辉显得从容不迫。弄好一整套护理后,老大爷也该走了。因为胡同路窄,不方便倒三轮车,柴亚辉特意帮老大爷倒好了车,再小心扶大爷上车,直到看见老大爷驾车驶出了胡同才进屋。有空时,柴亚辉也会和开封当地的聋哑人一起参加残疾人运动会等各种活动,结识朋友,他很开心能找到交流轻松爱好相同的人。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简单操劳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放弃对生活的热爱。朋友圈中有他和朋友外出去青岛旅游的照片,他用手机记录一路的惊喜与欢乐,温暖的照片配上简短稚嫩的文字,让人看了就会觉得这种平凡生活也充满美好。柴亚辉将女儿的照片挂在卧室最显眼的地方,或许每次看到女儿灿烂的笑容,他会更有力量继续前行。

柴亚辉从手机相册中翻出了一些照片让记者看,一些扮演孙悟空和不同人合照的照片吸引了我们。因为每月一千多元的理发收入不足以交付女儿上学和学习武术的费用,柴亚辉需要做些兼职。

店主名叫柴亚辉,许昌禹州人,当知道记者的来意,他没有想象中的抗拒与羞涩,而是很大方地接受。交流困难,他便拿出纸笔来写。

十余载光阴,柴亚辉仅靠手语与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交流。他无法发声,却仅凭心声一直前行。工作、娶妻、生女,他像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轨迹。

在河南大学老校区西门的一个小胡同里,有一家特殊的理发店。既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烟,也没有华丽精致的装修,两间小屋,店主便是店里唯一的理发师,由于患有先天性聋哑,他只能用手语与客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