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

2020-01-15 06:45

临近清明节,各地纷纷发出通知要求严管公务用车,安徽等地还因为有人在祭扫时公车私用而被处分。然而,记者近日在全国多地进行蹲点调查,发现虽有禁令严控,但不少地方依然有人开着公车“顶风作案”,甚至以更隐蔽的方式躲避公众监督的视线。

南宁

杭州

军车司机提防记者

3月31日上午10点,浙江杭州。

3月17日,安徽省蚌埠市龙子湖公安分局聘用驾驶员郑志远,私自驾驶牌照为皖oc0270的警车,带家属到涂山公墓扫墓。25日,蚌埠市公安局通报情况属实,责令龙子湖公安分局辞退当事人,并要求其自行支付公车私用费用50元;对负有领导责任的龙子湖公安分局分管副局长张小平诫勉谈话一次。

3月30日,一辆军用轿车开离合肥市小蜀山公墓。

在合肥最大的小蜀山公墓附近,有多辆挂有公车标识的车辆。在马路对面,记者看到一辆牌照为“南r19090”的军用越野车停在非机动车车道上,车内有一名驾驶员留守。该越野车驾驶员起初告诉记者,他是来执勤的,但被记者问及具体是哪个部门时,他随即改口称自己是军队系统的,来墓园是负责给领导开车,领导已进入墓园扫墓了。

3月31日上午,广西南宁。

记者准备离开时,“南k35085”的驾驶员尾随过来,问“你是干吗的?”“拍照干吗?”并要求查看记者的身份证,还试着向一旁执勤的协警寻求帮助。不过现场协警未予理睬。

3月30日,一辆用来扫墓的军车停放在合肥市小蜀山公墓附近。

在南宁佛子岭墓园,前来祭扫的市民大多是开私家车。记者在蹲点的四个小时内,共发现了三辆公车。

安徽司机驾警车扫墓被辞退

在杭州最大的公墓南山陵园,停车场里停满了前来祭扫的车辆。记者搜寻发现了两辆带有军用标识的车辆,一辆车牌为“南y18003”,守候半小时,车内一直无人;另一辆为“南k35085”,身穿迷彩服的驾驶员一人留在车里,记者走近与其交谈,驾驶员说,是来扫墓的,其余不肯多说。

3月30日上午,安徽合肥。

链接

一些墓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的公车私用比往年好一些,但是近几天仍然有一些公车出现。据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在这些公车私用过程中,方式更灵活,“有的公车,把领导送过来就开走,到了领导离开的时候,再来接,这样‘闪现’,不会引起注意”。

公车“闪现”避风头

墓区停有多辆公务车

3月30日,挂有azg(安徽政府公务的拼音缩写)通行证的车辆停放在合肥市小蜀山公墓停车场内。

一名私家车主向记者表示,祭扫场所出现公车多数是私用,并且是在周末的时候使用,“应该好好管一管。”

在公墓停车场,也有一些带有公务用车标志的车辆。比如牌照为“皖aa6618”轿车,其他一些车辆挡风玻璃处带有“安徽c”及“azg”标识等。据安徽省省直机关事务管理局介绍,“安徽a”、“安徽b”、“安徽c”和“azg”车辆标识是进入省直机关的标识,这些标识证件是由省委保卫处发放,而且发放对象一般都是机关单位,是不对个人发放的。

合肥